※注意:本篇為爆雷心得文!
DSCN0598 
◆劇名:日本音樂劇《王家的紋章》
(王家の紋章)

◆時間:20170408日晚場(初日)0409日晚場

◆地點:日本東京 帝國劇場

◆改編自日本同名漫畫,漫畫原名《王家的紋章》,早期台灣書商將之譯為《尼羅河女兒》。

◆音樂劇版20168月首演,此次20174月為二演,卡司均相同。

◆音樂劇版請來德語音樂劇著名作曲家Sylvester Levay操刀。

2017二演版曲目及相關影片
 


 

一、前言

前年(2015)7月知道充滿兒時回憶(XD)的漫畫《王家的紋章》要被搬上音樂劇舞台,而且又是Sylvester Levay作曲的時候,真的是驚喜萬分!

那時也不確定能否看到這部作品,而今年靠著一股衝動,就假玩耍之名行看劇之實了XD,能看到這部,又能收集到全部卡司真的非常開心。

 


二、觀看場次及卡司

 

只有凱羅爾跟伊茲密王子是雙卡司,其餘角色均為單卡司,所以劇場現場也只會公告當日這兩個角色的演員名單。(當然所有的卡司場次早就公布在官網)

 

04/08晚場:

曼菲士(メンフィス):浦井健治

凱羅爾(キャロル):宮澤佐江

伊茲密王子(イズミル):宮野真守

愛西絲女王(アイシス) - 濱田めぐみ

伊姆霍德布宰相(イムホップ):山口祐一郎

賴安(ライアン):伊礼彼方
DSCN0606 

 

04/09晚場:

曼菲士(メンフィス):浦井健治

凱羅爾(キャロル):新妻聖子

伊茲密王子(イズミル):平方元基

愛西絲女王(アイシス) - 濱田めぐみ

伊姆霍德布宰相(イムホップ):山口祐一郎

賴安(ライアン):伊礼彼方

DSCN0627 

 


三、劇情


【第一幕
Act 1


開場先是曼菲士出來耍帥走台步(不對),然後愛西絲獨白了一段話,以古埃及氛圍揭幕<歌曲:悠久的尼羅河(悠久のナイル / Prologue)>,接著時空回到現代,凱羅爾跟賴安哥哥通電話,告知他在埃及跟著考古團的事。
<歌曲:活在憧憬中(憧れに生きる / Standing in Time)>

 

考古團看到了法老棺木,凱羅爾看到棺木上有一小束花,拿了起來,愛西絲出現,憤怒於有人打擾弟弟曼菲士的陵寢,對凱羅爾施咒(愛西絲妳會後悔的),然後凱羅爾就被古代埃及兵拉回古埃及了。
<歌曲:王家的詛咒(王家の呪い / The Curse of the Royal Family)>


濤濤流水聲出現,凱羅爾被各士兵拉來拉去,半透明的流水布幕緩緩降下,代表凱羅爾被尼羅河水帶向古埃及。

一直很好奇音樂劇要怎麼表現出這段,這樣的呈現我蠻喜歡的,尤其流水聲好棒。

(PS 二刷提早進場,開演前就一直播流水聲,覺得有趣。)

 

改編:

愛西絲借住凱羅爾家,跟凱羅爾認識這段,刪除。

凱羅爾的男友吉米,沒有這個人XD,連博士都還有出現一兩幕。

 

凱羅爾被謝吉母子發現,凱羅爾發現自己竟然來到了古埃及,吃驚不已,而謝吉母子照顧並掩護凱羅爾。

當天適逢曼菲士登基為王,凱羅爾跟著旁觀,曼菲士跟愛西絲姊弟同心,接受人民的登基祝賀。
<歌曲:法老是太陽(ファラオは太陽 / Pharaoh, the Sun and the Light)>

比泰多(西臺)王女米達文也代表前來埃及,然後就愛上了曼菲士。

 

改編:
漫畫版是凱羅爾到古埃及時,曼菲士已經登基一陣子了,音樂劇版則改為凱羅爾到了當日才登基。

 

凱羅爾跟謝吉母子在舞台左側走動,什、麼、都、沒、做,就被在舞台右側的曼菲士發現並叫住了……XD

凱羅爾就自己心慌地跑來跑去然後亂驚呼,一下撞到士兵,一下撞到米奴耶將軍,最後撞進曼菲士懷裡,就直接被抓住,然後被掀開遮掩金髮的布巾了。

曼菲士發現有著白皙肌膚的金髮女孩,大感興趣,一直喊著好稀有,然後就直接把凱羅爾抓回宮殿。(根本色胚野蠻人XD)

<歌曲:金髮女孩(黄金の髪の娘 / The Girl with Golden Hair)>

凱羅爾被帶去換了一身華美服飾出場,曼菲士驚嘆於她的美貌,繼續覺得她好稀有,總之就是想要凱羅爾服從,拿謝吉生命威脅凱羅爾,要她親吻自己的腳,以示屈服。

凱羅爾看到謝吉一直被鞭打,叫喊著要他們住手,但當然沒人理她,她屈服地照曼菲士的要求做。

曼菲士一臉得意,終於開口要士兵住手。

曼菲士得寸進尺,擁著凱羅爾,應該是說了跟漫畫一樣的台詞,要她今晚來陪伴之類的,然後就被凱羅爾賞巴掌了XDDD,凱羅爾怒氣沖沖地喊著自己不是他的奴隸。
<歌曲:我不是奴隸(奴隷じゃない / I’m Not Your Slave)>

 

★改編:覺得音樂劇版的曼菲士和凱羅爾相遇完全就是莫名其妙……….XD

我本來還非常期待看到漫畫原著的情節,大清早凱羅爾跑出去,以為沒人,卻被曼菲士意外發現,而且場景只有他們兩人。

 

看著曼菲士對凱羅爾大感興趣,又對米達文公主也有興趣的樣子,從小愛戀著弟弟的愛西絲,心痛不已。(誰叫妳沒事把人招來古埃及)
<歌曲:一直(虛渺的思念)(いつも(想い儚き) / Always)>

 

愛西絲看到米達文又主動跑去找曼菲士搭訕,大感不悅,決定先處理掉她,派人把她抓走。

 

比泰多王子伊茲密及其手下路卡默默現身,伊茲密指使路卡靠近凱羅爾(也有可能是說要靠近曼菲士?這段時間編排跟漫畫不同),這時伊茲密還不知道妹妹米達文被囚。

 

★改編:
漫畫版是伊茲密知道妹妹下落不明後,才帶著路卡等手下潛入埃及,知道凱羅爾是曼菲士的弱點,所以要路卡靠近凱羅爾,趁機下手。但音樂劇版則是在米達文被處理掉之前,伊茲密就出現了。

 

曼菲士被通知父王陵寢被盜,發現盜墓賊的是路卡,曼菲士一到現場就憤怒地直接砍殺盜墓賊。(砍殺這段揮劍好假)

凱羅爾驚恐大叫,想要阻止,說人命可貴,但還是無法阻止曼菲士,盜墓賊被就地正法。

凱羅爾直說來自未來的她無法接受曼菲士這樣草菅人命,曼菲士深感不解,認為他是王,王就是律法。

她一次次地反抗他,兩人繼續各說各說,從頭到尾溝通不良。XD

愛西絲在旁邊看好戲,深知弟弟暴怒,期待著凱羅爾被處理掉,但沒有XDD,曼菲士只是要人把凱羅爾帶走而已。

 

眾主角離開,路卡終於唱出真相,盜墓賊是他安排的,就為了接近凱羅爾(或曼菲士),達成他家王子的目的。

<歌曲:路卡的獨白ルカのモノローグ / Luca)>

 

伊姆霍德布宰相從他國歸來。
<歌曲:宰相歸來(宰相の帰還(Imhotep’s Landing)>

宰相帶回了一堆各地進貢的珍寶,應該是在說著埃及帝國的強大。
<歌曲:帝國的安寧(帝国の安寧(Great Empire)>

侍女帶著珍寶一字排開,凱羅爾在前晃了一圈,曼菲士應該是說要她挑喜歡的,被拒絕XD,凱羅爾應該也是如漫畫版的反應一樣,說與其拿到珍寶,不如拿到可以制霸這世界的鐵。

曼菲士似乎非常不悅一再被凱羅爾拒絕,要人把她帶到奴隸地牢去好好吃點苦。

 

★改編:
漫畫版的地牢橋段,是在凱羅爾從現代遊蕩一圈回來後,曼菲士知道凱羅爾回來了,超級開心,直奔去找她,但卻聽到她直喊著不要待在他身邊,自尊極度受辱,故而下令把凱羅爾送進地牢;音樂劇版的看起來完全莫名其妙,曼菲士被公然打巴掌的時候沒把凱羅爾送地牢,送珍寶被拒絕的時候反倒發怒了,這發怒點
……可以打我不能拒絕我這樣嗎XDDD

 

女官長納芙德拉帶著凱羅爾到地牢。地牢在舞台左方,納芙德拉及其他女官在舞台右方。

凱羅爾一進去就先撞到在裡面的奴隸,驚呼了一下,烏納斯出來救援(?),扶住她,接著自我介紹。

有奴隸臥躺在地,喊著好想喝水,凱羅爾問水在哪,想拿給他,卻發現地牢根本沒有乾淨的水,凱羅爾立刻指揮大家怎麼弄出乾淨的水,大家驚嘆於凱羅爾製造出純淨水,直呼她是尼羅河神的女兒,凱羅爾就一直說不是,她是從未來來的人,這是現代人都知道的知識。(不凱羅爾我不知道妳不要誤導大家……XD)

<歌曲:清水(清き水 / Purifying Water)>


這首是納芙德拉唱的,我覺得很奇妙
……這時候不是應該地牢的人全部一起唱歌嗎?

結果是納芙德拉在外頭監控(?),唱了這首歌。.

納芙德拉又出現在地牢,烏納斯說出自己的真實身分,是曼菲士派來的間諜(不對)護衛,納芙德拉把凱羅爾帶回宮。

 

★改編:

我對這段劇情安排很不滿意……..XD

漫畫版是曼菲士親自衝去採石場找凱羅爾,把她帶回身邊,但音樂劇版的曼菲士在這段完全沒出現,可能納芙德拉有提到釋放凱羅爾是曼菲士的旨意(不然她也不敢自作主張),但身為男主角,孽又是自己做的,卻完全不現身對嘛!

 

凱羅爾回去後,場景神速地轉換成曼菲士在拷問抓到的他國間諜如何製鐵,凱羅爾跟納芙德拉在舞台邊邊看,凱羅爾無法接受人權如此被侵害(就是個人權主義者吧凱羅爾XD),所以又跳出來說鐵劍是怎麼製成的,然後就再度被確認了一定是尼羅河的女兒。


凱羅爾很愛做一堆會讓人誤會的事然後又一直澄清自己是未來人,不是神的女兒,她講著講著,開始哭了起來,喊著賴安哥哥的名字,說好想回去。曼菲士根本不知道她在說什麼
(到底何年何月才能好好溝通XD),反正看到她哭就心疼地抱著她。


但這段詭異的是結束段,曼菲士抱完,竟然就自己走向台後,自己離場了,留凱羅爾一個人在台上,看起來很違和
……@@抱她不能好好抱到底嗎?例如最後帶著她離場之類的,你們到底感情有沒有變好!XD

 

場景莫名轉換,變成凱羅爾跟納芙德拉在愛西絲的宮殿外。

她們看到被抓走的米達文逃脫出來,潛入愛西絲的宮殿,打算進行復仇。

但米達文愚蠢地靠近前還先喊人家名字,當然失手了。

兩人開始拉拉扯扯,一個高傲,一個憤怒,愛西絲從頭到尾都臨危不亂(不愧是女王XD),米達文則一心想拿刀刺愛西絲。

氣氛劍拔弩張,兩人對唱的氣勢很棒。

<歌曲:王家的詛咒Reprise(王家の呪いReprise / The Curse of the Royal Family Reprise)>

愛西絲把米達文推向油桶,油流了出來,弄到米達文身上,愛西絲應該是說了跟漫畫版一樣的話,說要把米達文獻祭給神,然後就向米達文丟火種。

而在旁偷看的凱羅爾一直想阻止,卻被納芙德拉制止,眼睜睜看著米達文被火紋身。

 

再下一段又是神速地換另一幕,在舞台左側,有刺客來襲,曼菲士不知道從哪裏突然跑出來救凱羅爾,帥氣地披風甩來甩去展演披風秀。擊退了刺客,曼菲士受了些傷,走了幾步單腳跪地,凱羅爾和其他人擔心他的傷勢,他又站了起來,說這沒甚什麼之類的。

剛剛在一陣混亂中,有刺客偷偷放了眼鏡蛇在舞台右側,曼菲士走到右側,被眼鏡蛇咬,凱羅爾見狀,立馬對著曼菲被咬的右大腿吸出毒血,但曼菲士後來還是快掛了。

眾人驚恐,一臉期盼地看著他們的尼羅河女兒,希望神的女兒可以展現神蹟。

凱羅爾本來一直覺得不能插手(但音樂劇版已經先吸毒血了XD),不能改變歷史,幾經掙扎,還是決定人命最重要,決定改變歷史。

<歌曲:跨越歷史(歴史を越えて(Beyond the Course of the History)>

 

然後,她就對著曼菲士………………..做、了、心、肺、復、甦、術?!

凱羅爾,賴安哥哥給妳的藥咧?@@

我看到這段真的是差點笑出來XDDDDDDDDDDDDDDDDDDDDD

 

凱羅爾做了幾下心臟按壓,然後指揮烏納斯照著做,自己跑去對曼菲士口對口人工呼吸。

到底是多想安排兩人接吻啊導演編劇……….XD

而且心臟按壓的姿勢完全不對,不要誤導觀眾啊啊啊,還有心臟按壓跟口對口人工呼吸不能同步進行吧,覺得曼菲士肺部快爆了。XDDDDDDDDDDD(喔我好不浪漫)

 

被救活的曼菲士,讓凱羅爾被N度認證絕對是神的女兒。

 

曼菲士醒來後,看到凱羅爾趴睡在床邊,知道自己被凱羅爾救,兩人感情逐漸升溫,唱起了相親相愛的歌。

<歌曲:奉獻愛(捧げるべき愛(Love to Give)>

 

另一方面,發現妹妹米達文髮飾的伊茲密,覺得妹妹一定遭遇不測了,決定要開始展開復仇。

<歌曲:帶來悲劇的黑色羽翼(黒い翼が悲劇を運ぶ(Black Wings Bring Tragedy)>

 

凱羅爾不知道為什麼被好幾個士兵包圍,可能是愛西絲指使的吧,然後她就掉進尼羅河了。

下一幕,在現代遍尋不著凱羅爾的賴安哥哥喊著她的名字。

凱羅爾倒臥在一個台子上,台子緩緩向哥哥移近,哥哥才轉身,就看到凱羅爾神奇地出現了。

終於找到凱羅爾的哥哥,激動地抱緊她。

 

<第一幕 >

 


【第二幕
Act 2

 

凱羅爾睡躺在床上,哥哥跟一位看護在旁。

凱羅爾一醒來,看到哥哥,無限激動,隨即又發現自己想不起來之前發生什麼事,哥哥唱著要她好好休息。

<歌曲:現在好好休息(今はおやすみ(You Should Rest)>

 

凱羅爾醒來,不知為何覺得有種幸福感,走著走著,不知道走去哪裏,可能又走到尼羅河畔?(都沒有人在看護她了嗎哥哥!)

 

凱羅爾在下舞台自言自語的同時,曼菲士及其各手下出現在上舞台,他站在高台上,喊著凱羅爾的名字,問為什麼她不回來,吼著他愛她。

 

這段的演出時間編排我覺得還蠻不習慣的,在凱羅爾還在自言自語時,曼菲士和手下們站著的高台就已經被緩緩推出來了,然後,大家都站立不動。

等到在下舞台的凱羅爾講完話,在上舞台的劇情才開始,曼菲士才開始激動,眾人開始勸他。

 

不曉得這樣的演出方式在日本是否常見?我是蠻少看到這樣的方式的,或許有但沒印象?總之總之我覺得,曼菲士戲份還沒開始,人物就先在舞台上就定位玩木頭人,是一件頗詭異的事……有種劇情一度被中斷的感覺。

 

如果是要凱羅爾講完話才演這段,是否:

方法一,高台先出現,但用布幕隔著,等曼菲士戲份開始,揭幕。

方法二,等曼菲士戲份開始,高台才移出來。

 

曼菲士吼完,凱羅爾就像心有靈犀感應到一般,遲疑地喊出了曼菲士的名字。

然、後、她、就、穿、越、了……………..=..=

凱羅爾看起來也沒有掉進尼羅河,甚至看不出來她到底有沒有在尼羅河畔,她唱起了哪裏是自己的歸屬,唱著唱著,就見到了曼菲士,兩人開始合唱,她就回埃及了她就回埃及了她就回埃及了……

<歌曲:歸屬之處(いるべき場所へ(Where I Belong)>

 

我這段是哪裏有睡著嗎?@@為什麼完全看不出她怎麼回去的?我看兩場都看不出來,第二場我還特別認真看這段。還是這段要懂日文的人才能看懂?@@

 

哥哥哀傷地在現代唱了兩句凱羅爾。

為什麼這樣曲目上也可以算一首。==

我強烈懷疑曲目亂弄,可能首演版是完整地一首,但二演版這裡只唱了兩句。

 

凱羅爾回去後,曼菲士龍心大悅(XD),喊著要凱羅爾當王妃,宰相伊姆霍德布樂見其成。

曼菲士緊抱著凱羅爾,凱羅爾因為被抱太緊了喊著很痛苦,但其實聲音聽起來是開心的。

 

姐姐愛西絲很難過,想阻止這場婚禮,對著曼菲士說凱羅爾只是奴隸,應該要姐弟結婚,就像古代埃及神IsisOsiris一樣,她從小到大等了那麼久,就等著跟他結婚,但被曼菲士拒絕了。

<歌曲:如同愛西絲與歐西里斯(イシスとオシリスのように / Like Isis and Osiris)>

 

這段的編排很壞,還設計曼菲士站在高台樓梯上拒絕,愛西絲在下方手伸向他唱歌,曼菲士看起來完全就是個負心漢……XD

我看這段的時候一直這麼覺得。

而也真的,回想漫畫情節,他就是負心漢沒錯呀XD,從小到大都覺得跟愛西絲結婚也可以,不太在乎,讓愛西絲一直抱持著希望。

 

被拒絕的姐姐,心碎地唱著她滿腔的愛戀該如何是好,光聽歌聲就覺得姐姐好可憐啊……Q_Q

<歌曲:虛渺的思念(想い儚き / Unrequited Love)>

 

場景轉到底比斯街上,凱羅爾在烏納斯及納芙德拉的陪伴下出來逛街,是歡樂的一段,大家還小跳了一段舞。

<歌曲:底比斯街上(テーベの街 / The Streets of Thebes)>

 

在人群中的伊茲密及其手下,伺機接近凱羅爾,假裝布掉到凱羅爾面前,凱羅爾以為他真的是遊走各國的布商,好奇地問他問題。

伊茲密開始藉機要誘拐凱羅爾,這段其實還蠻意象的,沒有很具體地表示如何誘拐她,比較像是被歌聲引誘XD,然後演凱羅爾身體被長布捲來捲去的,是一段奇怪的舞。(沒有舞蹈眼光XD)

伊茲密唱得非常輕柔又誘惑,凱羅爾整個就是被迷走吧,是哪裏來的海妖嗎伊茲密王子?XD

<歌曲:耳語(囁き(Whisper)>

 

而在凱羅爾被誘拐中的同時,烏納斯跟娜芙德拉被伊茲密的手下拿刀威脅,無法救援。

我看到這段只想說,烏納斯你不是護衛嗎嗎嗎出門不帶劍是怎麼回事?還是老早就被搶走了?XD

 

搶奪埃及尼羅河女兒成功的伊茲密很得意,一連兩首歡唱XD,對埃及展開報復的人質,GET!!

<歌曲:掠奪(略奪 / The Kidnapping)>

 

★改編:
漫畫版的凱羅爾會被擄走,是因為愛麗絲使的詭計,但音樂劇版變成凱羅爾初見伊茲密就被擄走,大街上都沒有人嗎?烏納斯為什麼連劍都沒有?(很介意)曼菲士安排好在暗地保護凱羅爾的大批士兵咧?

 

相較於伊茲密的得意,尼羅河女兒被搶走的埃及人鼓躁不安,急著想把神的女兒救回來。

<歌曲:騷動(騒然 / Uproar)>

 

再來就是曼菲士的內心獨唱曲,不知道在唱什麼XD,但看歌名,應該就是因為凱羅爾被綁走而緊張萬分吧,是一首柔柔地,但又哀傷的曲調。

<歌曲:動搖的心(揺れる心 / Wavering Mind)>

 

另一方面,被綁走的凱羅爾已經被被上船,她被綁在柱子上,伊茲密逼問她妹妹米達文的下落,凱羅爾知道自己只要一說出真相,埃及和比泰多就一定會開戰,這麼一來就會改變歷史,且造成大量死傷,所以她閉口不語。

然後就被伊茲密鞭刑了。

偷偷跟上船的烏納斯假裝是比泰多人,伺機要救出凱羅爾,聽到凱羅爾被鞭,因此分心,還被揍。

 

再來一首沒有出現在曲目上(N度覺得曲目表亂寫)的合唱曲,先是伊茲密獨唱好長一段,再來賴安哥哥跟曼菲士也加入合唱,唱著各自對凱羅爾的感情。

<歌曲:但求(ただ願うのは / My Only Wish)>

 

這頭男角們唱著對凱羅爾的愛,另一頭女角們唱著對曼菲士的愛。

曼菲士即將為了奪回凱羅爾征戰,愛西絲就算心碎,也想要祈求曼菲士平安歸來,身為埃及祭司的她,向眾神祈求曼菲士的平安,將尼羅河聖水遞給了曼菲士。

傳說中喝了尼羅河水的人,一定會再回來埃及。

而知道兩國即將開戰的凱羅爾,憂心不已地跪坐在地,也祈禱著曼菲士的平安。

(真是個罪孽深重的男人……)

<歌曲:祈禱(祈り(Prayer)>

 

兩國交戰。

先出現的歌曲不是戰爭狀況,而是四大主角曼菲士、伊茲密、凱羅爾、愛西絲各自的心聲,是〈想い儚き Reprise(一首不列在節目單上的隱形歌曲)

舞台兩側分別出現埃及和比泰多的三四艘船頭作為代表。

舞台後方(上舞台處),兩國士兵開打,但比較屬意象呈現。

<歌曲:虛渺的思念Reprise(想い儚きReprise (Unrequited Love)>

 

凱羅爾看著為了救自己而死的埃及士兵們,以及垂死的埃及士兵祈求著他們神的女兒回到埃及,悲痛不已,她也好想回去。

<歌曲:為了我(わたしの為に / For Me) >

 

伊茲密下令要人把凱羅爾帶回房間。

沒想到帶她的人就是喬裝成比泰多士兵的烏納斯,途中兩人經過地牢,看到被囚的眾多埃及士兵,凱羅爾看到看守人的腰上有鑰匙,使計假裝逃脫,故意撞向看守人,混亂中拿到鑰匙,再要烏納斯把自己抓回去,然後把也太好得手的鑰匙交給烏納斯。

 

凱羅爾他們往地底躲藏(但舞台布景完全看不出來是在地底),想等待時機逃出去,結果在那裏遇到曼菲士。

終於相見的兩人,開心相擁。

外頭尋找凱羅爾的比泰多士兵逼近,為了不讓曼菲士被發現,凱羅爾決定犧牲自己,跑出去當誘餌。

曼菲士想要阻止凱羅爾,卻被手下拉住,要他想想凱羅爾的用心良苦。

曼菲士壓抑住自己,眼睜睜看著凱羅爾出去,發誓一定要將她帶回。

<歌曲:動搖的心Reprise(揺れる心 Reprise /Wavering Mind Reprise) >

 

凱羅爾被抓回去,伊茲密大怒,強吻她。

 

兩方戰況越來越激烈。

這邊出現一首很有氣勢的交戰器樂曲,搭配眾人舞劍。

有一幕還蠻奇妙的,一位比泰多士兵應該是要幫自家的伊茲密王子,所以加入伊茲密跟曼菲士的對打,但是,為什麼打到最後,會變成左邊是比泰多士兵一人,右邊是伊茲密和曼菲士兩人,這樣拿劍互相抗衡的畫面,看起來一副伊茲密和曼菲士齊心齊力對抗敵人的樣子,好有愛喔怎麼辦。XDDD

<器樂曲:戰鬥(戦闘シーン曲 / Battle Scenes Song)>

 

咳,言歸正傳(所以上面是野史)(不對),終於相見的曼菲士和伊茲密,為了奪得凱羅爾,互相嗆聲。看著對打的兩人,凱羅爾擔心著曼菲士,一臉緊張。

<歌曲:勝於生命的想望(命を掛けても欲しいもの / What I Want More Than My Life)>

 

眼看曼菲士就要被刺中,凱羅爾衝出去代挨了這一劍。

然後我看到的是,在一陣混亂中,伊茲密那邊就撤退了,埃及大勝。

 

終於救回凱羅爾的曼菲士,以霸道的語氣說著他愛她,要她不准再離開他,這是命令!

凱羅爾開心地回應著,並在內心想著,她是未來的人,但為了曼菲士,決定要留在埃及了。

 

伊姆霍德布宰相出來唱歌,看歌名應該就是愛能戰勝一切,讓戰爭結束,回歸祥和之類的吧?(亂猜)

<歌曲:到看不見的地平線(まだ見ぬ地平へ / Wings of Love(Side by Side))>

 

結尾是歡樂大合唱。

<歌曲:一直擁抱下去(抱き続けて / A Love for All Time)>

 

謝幕時,曼菲士和凱羅爾都換了婚禮的金色服裝出現。

 

<第二幕 >

 

【劇情編排】

 

沒看過《王家的紋章》漫畫的人是否會不懂劇情怎麼跳那麼快?

雖然這部的漫畫從小看到大,不知道看過多少次了,但看的時候還是很明顯覺得幾幕劇情跳很快,沒有銜接,都要自己腦補。

 

最明顯的例子就是下半場凱羅爾二度回古埃及這段,我看了兩場,兩場都覺得這段根本就是莫名地直接穿越了呢!XD

或許銜接都在對白裡?懂日文的人才知道?

 

看了兩場之後,覺得劇情最大的問題就是沒有要認真串聯凱羅爾跟曼菲士的感情……XD

凱羅爾從地牢被放出來跟曼菲士無關,看到曼菲士殺盜墓賊,酷刑審問製鐵法,也都指向是被女官長帶著到處遊蕩,而不是因為想逃離曼菲士而意外撞見。

上半場的凱羅爾,非常像是旁觀的說書人,都一直在邊邊看,這樣安排女主角對嗎?XD

 

看到2016首演版的網路心得,覺得首演版的編排好多了,也比較貼近漫畫原著。

2017二演版把好多劇情都刪掉了,尤其是上半場刪一堆,所以看起來都會覺得片段瑣碎,而且竟然還給我刪歌!QQ

二演版是真心想把伊茲密扶正,所以大幅刪減凱羅爾跟曼菲士的對手戲嗎?

 

除了劇情瑣碎之外,觀劇時會覺得很常看到一堆群演在台上但都沒在幹嘛,就杵在那裏,很像冗員……

還是說臣民就只能一直望著法老,什麼都不能做?@@

群演在音樂劇很常見,但常常都站著不動很像人形立牌的群演真是太讓我印象深刻了。

 

而演唱部分,覺得唱比演多,似無法均衡地邊演邊唱,覺得可惜。

 

四、角色及演員

 

  EyeofHorus2[3]曼菲士:浦井健治


浦井比想像中唱得好,日版《死亡筆記本》的電視播出版讓我有點陰影:P,但他在《王家的紋章》讓我改觀了,現場唱功很好,雖然可惜覺得他的曼菲士太柔了,應該再霸氣一點,但曼菲士的中二自大他很會XD,然後甩披風好威風,排練時一定有不斷練甩。XD

看了他現場之後會開始期待他7月下旬來台的日版《死亡筆記本》現場。

 

EyeofHorus2[3]凱羅爾:宮澤佐江(04/08晚場)、新妻聖子(04/09晚場)

 

宮澤把凱羅爾的青春活潑和過度天真(XD)詮釋得很好,可惜需再好好練習唱功,很愛用吼的唱。

 

而新妻不愧是資深音樂劇演員,其實開演前我比較期待的是宮澤:P,覺得宮澤外型比較符合凱羅爾,但看完新妻的演出後,好喜歡她的歌聲和詮釋,她的聲音是有厚度的,也透露出濃厚情感,看了會覺得她是真的心地善良,覺得生命可貴的凱羅爾。

 

例如中二曼菲士用謝吉的生命威脅凱羅爾,要凱羅爾親吻自己的腳那段,宮澤可能因為演技尚需磨練?她在親吻曼菲士的腳之前,喊著不要再鞭打謝吉那段的動作和表情,看起來竟然比較像是在掙扎到底要不要親咧怎麼辦要不要親XD,最後伏首親吻時感覺很不悅;而新妻在這段,則是一直喊著不要打了,但都沒有人要聽她勸阻,她焦慮著謝吉的情況,所以衝過去親吻曼菲士的腳,只要能將人救下什麼都好這樣的感覺。

 

EyeofHorus2[3]伊茲密王子(イズミル):宮野真守(04/08晚場)、平方元基(04/09晚場)

 

竟然看到活生生的聲優宮野在我面前唱歌,好奇妙。XD

宮野跟平方的伊茲密我都喜歡,宮野是性感又動感(XD)的王子,平方是偶爾魅惑的王子。

 

角色部分,我真的覺得音樂劇版設定的伊茲密王子,根本就是會下蠱XDDDDD,歌唱一唱就把凱羅爾騙走了。

 

EyeofHorus2[3]愛西絲女王(アイシス):濱田めぐみ

 

果然最喜歡的就是濱田!

濱田的愛西絲女王超有氣勢的,而在詮釋單戀(真的是單戀無誤TT)弟弟曼菲士的痛苦也唱得很讓人揪心,尤其〈如同愛西絲與歐西里斯〉(イシスとオシリスのように)、〈虛渺的思念〉(想い儚き)和〈祈禱〉(祈り),覺得濱田連歌聲都在哭的感覺。QQ

不是唱到哭、唱得支離破碎的意思,而是唱到讓我覺得她的心在淌血,透過歌聲傳遞出來。

 

超級期待濱田姐接的日版《死亡筆記本》雷姆!

 

EyeofHorus2[3]路卡(ルカ):矢田悠祐


默默地喜歡路卡,角色和演員都是。

矢田悠祐的路卡,外型跟漫畫超符合的,也唱得很好,雖然是配角,但是很搶眼,不論是獨唱的〈路卡的獨白〉(ルカのモ)還是跟在伊茲密王子身邊的舉動,活脫脫就是漫畫的路卡走出來啊。

 

EyeofHorus2[3]米達文公主(ミタムン):愛加あゆ


米達文公主的外型也跟漫畫好符合,然後戲份意外地比想像中多。跟愛西絲女王和唱的〈王家的詛咒
Reprise(王家の呪いReprise),愛西絲的張狂,米達文的憤恨,都詮釋得很棒。

只可惜,被火紋身這段的呈現有點蠢…….劇組竟然讓米達文穿著像紅色彩帶的東西出現……讓人瞬間出戲了一下。

 

EyeofHorus2[3]賴安(ライアン):伊礼彼方


其實我對伊礼彼方的賴安還好,雖然他有表現出一直在找妹妹的戀妹焦慮,但可能因為劇情編排因素,這角色也邊緣化了。

 

EyeofHorus2[3]伊姆霍德布宰相(イムホテップ):山口祐一郎


我現在對日本和韓國的年長音樂劇演員的唱腔還是有點無法
……()

山口一開口唱,我就覺得聽到了演歌。(適應中)

但他的歌聲很特別很好認,我單聽《Lady BessOST都可以認出他的聲音。

 

EyeofHorus2[3]其他角色:

 

烏納斯(ウナス)(木暮真一郎飾演)、米奴耶將軍(ミヌーエ将軍)(松原剛志飾演)、女官長納芙德拉(ナフテラ)(出雲綾飾演)讓我覺得蠻可惜的。

 

烏納斯由白嫩美少年變成呆憨大塊頭,對於要保護凱羅爾這點也完全沒發揮功效(出門不帶劍是哪招);米奴耶將軍完全變成曼菲士小跟班,對於他單戀愛西絲女王這部分也完全刪掉。這兩個角色都快變成路人了@@,連根本才是路人角色的謝吉(セチ)(工藤広夢飾演)都比他們搶戲。(哭笑不得)

 

女官長納芙德拉根本導遊XDDD,雖然她唱了兩首歌,但角色設定就只是帶凱羅爾到處遊蕩的古埃及宮廷導遊,她之於凱羅爾的母親溫柔情感也完全刪除了,變成就只是個導遊。(一直強調XD)但話說回來,要是著墨了她倆的好感情,要其實根本沒有多少場景跟凱羅爾培養感情的曼菲士情何以堪?XD

 

二刷才發現,吉米完全消失了欸XDDDDDDD,可憐的凱羅爾現代男朋友。



五、歌曲


歌聽起來覺得不多,其實曲目是多的,但很多首都短短的,聽起來有點碎。

上半場歌偏瑣碎鋪陳,下半場歌曲量有恢復正常的感覺,雖然上下半場的曲目數根本差不多,下半場可能有正常的35分鐘的歌比較多?曲目長度可以均衡一點嗎?XD

然後下半場根本伊茲密主場,連唱呢!XD

其實上半場的納芙德拉也是竟然兩首連唱。每個角色的歌曲數,以及出場演唱的順序編排,真的很謎。要嘛都沒有,要嘛根本主場。雖然這跟劇情有關,但比重太明顯不平均了。

歌曲都好聽,Levay出品!

同樣旋律不同歌詞的歌很多,Levay作品常這樣,但這部聽起來似乎有點多首同旋律的歌。

 

凱羅爾自願當誘餌跑出去那段,背景音樂是〈跨越歷史〉(歴史を越えて),劇情搭上這首歌,好有氣勢,很喜歡這段音樂的搭配!


期待一下出OST,都二演了而且還有大阪場,然後甚至DVD都確定要出了(……DVD都公告要出了我心得還沒寫完)DVD當然早訂好了,如果有出OST的話也想收哪。



六、舞台布景及燈光


大布景多,精緻小布景無。

舞台蠻深的,可以做很多層次,就層次部分覺得豐富。

這部的燈光超美!!!靠燈光換了很多場景,燈光真的厲害。

 

布景部分,在首爾吃慣了大魚大肉,到東京吃和式突然有點不習慣。

最愛過度包裝的國家,在這部突然變很環保,布景整體來看不算多,還很愛重複使用。

劇情常常都是意象呈現,有帶到就好的樣子。可以再具體一點嗎?

例如有樓梯的高台常常被推出來環保使用,曼菲士登基、曼菲士拒絕愛西絲、曼菲士吵著要找消失的凱羅爾、曼菲士被蛇咬到等等,都是用這高台當布景。(咦,舉例的主詞怎麼都是曼菲士?XD)

再例如埃及跟比泰多兩國交戰,只有舞台兩側推出像是兩國象徵的船頭,然後幾位群演在舞台上划槳這樣。氣勢非凡的船呢?你死我活的戰爭呢?兩國交戰場景好象徵性,這段的歌也好溫柔,我好意外……

 

還有凱羅爾躲在比泰多某地底那段,根本看不出來是在地底XDDDD,只有看過漫畫的人才知道吧。


大布景是漂亮的,但沒有比較具體精緻的布景,讓人不太習慣。(想起花樣很多的韓版《Phantom》,而且該劇的地底場景也是一目瞭然。)
兩大主角換了一堆華麗服裝,都快變成服裝秀了,布景經費該不會就是因為這樣被吃掉了吧?XD


 

七、座位


兩場都坐在座位圖上看起來無敵遙遠的二樓第二排跟第三排,本來以為只能看米粒了
QQ,沒想到比想像中近很多,也很有臨場感。

當然還是要拿望遠鏡才會看得清楚,但不用望遠鏡的話其實也是可以看,只是表情不太清楚而已。

 

應該是劇場本身設計的因素,不是階梯式地越來越遠,而是讓二樓座位區跟一樓座位區後半應該有約1/21/3的垂直重疊,才沒有讓二樓座位區的視野看起來無敵遠。

如果是在台灣的國父紀念館或台北國際會議中心的場地,就真的是一路往後的階梯式,遠死。

 

喜歡帝國劇場的座位遠近設計,沒有讓我只能看到米粒。(感動淚)



八、謝幕

 

首演場謝幕有活生生的Levay!!!!!!(尖叫)

 

謝幕發現曼菲士跟伊茲密才是真愛XD難怪劇裡也是這兩人比較有火花

本來以為浦井曼菲士跟宮野伊茲密是真愛,二刷發現,浦井曼菲士跟平方伊茲密才是真愛,這兩人的互動。XDDDD

 

看的兩場謝幕,演員都有講話+謝幕三次。

講話部分,不曉得是不是因為剛好這兩場都是雙卡司各自的首演場(所以票無….……QQ)才有的特別安排,不然每一場都要講話也太累...XD

而且其實看演員在台上講話又講很久會覺得有點妙,也有點被迫出戲,戲才剛落幕,演員就穿著戲服在台上用真實身分說話,這部分我個人比較愛地點是在後台。



九、結語

 

客觀來看,《王家的紋章》音樂劇版的劇情編排和舞台布景尚需精進,但整體是喜歡這部的,畢竟是Levay作曲,又是我兒時的愛(盲目),依然看得很開心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daisyhayes 的頭像
daisyhayes

Daisy's Musical World

daisyhay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