※注意:本篇為爆雷心得文!
DSCN0674

劇名:韓國原創音樂劇《在底層》(밑바닥에서)(The Lower Depths)

時間:20170513日晚場、0514日晚場

地點:韓國首爾 Hakchon Blue(학전 블루)

卡司:本劇除演員、Satine、Max是雙卡司,其餘角色均為單卡司。本次觀看的兩場卡司相同,如下所列。

Pepel(페페르):崔佑赫(최우혁)

Natasha(나타샤):金智友(김지유)

Tanya(타냐):徐智英(서지영)

演員(배우):李勝賢(이승현)

Vassilisa(바실리사):安是河(안시하)

Satine(싸친):金大中(김대종)

Nastya(나스짜):林恩英(임은영)

伯爵(백작):金恩宇(김은우)

Joff(조프)-金泰元(김태원)

Max(막스)-李志勳(이지훈)
DSCN0678

※音樂劇演員최우혁,常見譯名有崔宇赫、崔宇革等,2017.05.13經與演員本人確認,其正確漢字名是崔佑赫。
※音樂劇演員안시하,常見譯名有安時夏,安詩夏、安詩河等,2017.05.13經與演員本人確認,其正確漢字名是安是河。

 

 

本劇改編自俄國作家高爾基(Maxim Gorky)的同名舞台劇劇本,本音樂劇版的角色設定有大幅變動,原版舞台劇劇情簡介請見:
1.中文百科在線網站的《在底層》
2.壹讀網站的《在底層》:解析高爾基、斯坦尼與模範劇

◆相關影片:

1.〈我的天堂〉(나의 천국),演唱:崔佑赫(최우혁),中字翻譯:張芯慈。
2.〈符拉迪沃斯托克之春〉(블라디보스톡의봄),大合唱歌曲。
3.〈我的名字是악토르 시베르치코프 쟈보르시스키〉(내 이름은 악토르 시베르치코프 쟈보르시스키)(太難找到對應的名字翻譯了@@),演唱:朴成奐(박성환)。
4.〈Blue Romance〉(블루 로맨스),演唱:徐智英(서지영)。


2009年版OST線上聽:YouTube

 




一、前言


這部有兩個意外:

第一個意外:沒想過會看這部劇,之前也不知道這部劇,是因為音樂劇演員崔佑赫(최우혁)而決定去看的。(迷姐mode)
第二個意外:因為劇情及曲風,本來有點擔心可能會看到睡著(好誠實XD),但其實整場都讓人很入戲,而且意外地後勁很強。



二、歌曲

 

《在底層》的歌,無、敵、少!

110分鐘、沒有中場休息的劇,只有少少11首歌。

歌曲只有大合唱跟獨唱曲,沒有兩人或三人對唱曲。

除了Tanya有兩首歌之外(這算是假公濟私嗎王導?)PepelNatasha、演員、VassilisaNastyaMax都只有各一首獨唱,Satine、伯爵、Joff甚至連獨唱曲都沒有。默默地為戲份也很多的Satine哀傷。

而明明是男女主角的PepelNatasha,竟然也都只有各一首獨唱,而且沒有任何對唱曲,真是太令人匪夷所思了。

 

因為歌曲少,對白、純演戲的部分就顯得多了,有種在看半舞台劇的錯覺。(算是韓國舞台劇意外初體驗?XD)

 

 

這部的歌曲主要都是抒發情感的歌,較少邊唱邊推展劇情的歌,個人覺得可惜。

 

歌曲大抵都是好聽的,最喜歡的是〈在底層〉(밑바닥에서)〈符拉迪沃斯托克之春〉(블라디보스톡의봄)、〈殺了我丈夫〉( 남편을 죽여줘)這三首。

 

跟劇名同名的歌曲〈在底層〉,是這部音樂劇的開場大合唱曲,這首給人的感覺是沉重、痛苦的,唱著「我再也找不到繼續活下去的理由」(살아야하는이유따위찾긴글렀지)而末段曲調變得稍微輕快,要大夥在酒杯中裝滿酒,一同乾杯吧。

 

〈符拉迪沃斯托克之春〉,跟〈在底層〉相反,是首溫馨歡樂大合唱,大家一邊想著家鄉,一邊唱歌起舞。劇末,這首再次出現,卻只覺不勝唏噓。

 

〈殺了我丈夫〉是劇中戲分很少的女配角Vassilisa的獨唱曲,是慵懶的藍調曲風,難得讓我喜歡的藍調。(通常沒有很喜歡藍調,只是因為我會睡著......不干藍調的事。)

 


三、劇情


《在底層》講述在社會底層的各類人物苦苦掙扎活著的故事,角色各有各的苦衷,各有各的不得意。

 

1901年年底的俄羅斯冬天,色調陰暗的老舊酒吧聚集了好一些人,PepelSatineJoff看起來在吹捧伯爵,伯爵之妻Vassilisa一副與世隔絕地獨坐角落,店主Tanya做著雜物。

 

Pepel代替伯爵入獄,這天剛出獄。Pepel相信伯爵對他的約定,會讓他有新的人生。

伯爵恭賀他出獄,送了他一條本來配戴在自己身上的貴重項鍊。

 

就在大家歡樂舉杯的時候,伯爵命令妻子Vassilisa也一同歡慶,Vassilisa沒有離開角落的座位,只是意思意思地舉了杯示意,這舉動讓伯爵相當不悅,當眾對Vassilisa施暴,最後負氣離開。

 

不久,看來很像村姑的傻大姐Natasha前來求職,Tanya要求她唱〈符拉迪沃斯托克之春〉(블라디보스톡의봄)(符拉迪沃斯托克是他們的故鄉,即海参崴。),她因為會彈琴唱歌而被留了下來。

 

這段很歡樂溫馨,Natasha邊彈邊唱,大家聽著歌曲,開始懷念故鄉,Tanya跟著唱起歌,Nastya(原著設定是妓女)技癢,把Natasha趕離鋼琴換她彈,Pepel想跳舞又愛耍帥地走近Tanya(對,是Tanya,這時候他們比較熟嘛XD),不看向她,手在桌上敲了敲,接著手掌向上,表示邀舞。

看到PepelTanya跳起舞來,其他人也跟著跳舞,人數單數,沒有舞伴的Joff拿著衣服跟衣服跳XD。跳著跳著,大家就開始換舞伴,輪到PepelNatasha跳舞,跳到最後,本來都結束了,Natasha也放開手要走了,Pepel情不自禁地拉住Natasha的手,兩人再舞了一段。

好老梗但又小甜蜜的段落。
(雖然我私心還是想要PepelVassilisa在一起。XD)

 

油嘴滑舌又愛說謊的小偷Pepel一開始覺得Natasha很土,但在與她相處之後,越來越受她吸引。

 

Max是身體非常不好的12歲小朋友,表面設定MaxPepel是兄弟,Max一直期待著媽媽的出現,還曾問過媽媽是不是拋棄他們了。

 

Tanya刀子口豆腐心,她很照顧PepelMax,因為Max身體不好,不准他出門,是關心他,但語氣都很兇,對Max來說是兇悍奴娜(姐姐)吧。

而實際上,Max的母親就是TanyaTanya因為某些因素(我聽不懂XD)而不能與Max相認,而這因素也牽涉到Pepel,所以在PepelTanya說是否可以認Max了,Max12歲了的時候,Tanya賞他一巴掌(是真打0.0)叫他閉嘴,又說了一些話,讓Pepel最後氣憤離開前痛苦地喊著:「我是罪人……我是罪人啊!」

 

會覺得PepelMax是表面設定的兄弟,是因為PepelTanya的相處看起來一點都不像母子XD,比較像Tanya因故把Max託付給Pepel,而Pepel因為內疚而照顧Max,而且Pepel始終都Tanya奴娜。

 

酒吧的其中一個固定客人是落魄演員(배우)Satine的朋友。
Satine介紹演員給Pepel認識時,只介紹他是「演員」,沒有介紹他的名字,可能忘了,也可能是故意的,看起來就是這部劇想要呈現,這個角色是落魄到沒有人會記得他名字的「演員」。

角色設定是天使心的傻大姐Natasha,對每個人都很親切,也很親近演員阿揪西(大叔),時不時鼓勵他,讓他擁有重新振作起來的勇氣。(等等,這設定不是應該用在男主角身上嗎?XD)

 

一直以來形象都是渾渾噩噩,只在乎有沒有酒喝的演員,有一段因為Natasha的激勵,站上桌子高唱〈 이름은 악토르 시베르치코프 쟈보르시스키〉,像要把所有的想法都吼出來,真的很讓人震撼。(口水都噴過來了也很讓人震撼)

這首歌名就是〈我的名字是악토르 시베르치코프 쟈보르시스키〉,名字超長,也找不到對應的英文。

 

 

各個角色在人生底層掙扎著,覺得人生了無希望,卻也在尋覓著一絲撥雲見日的可能。

然而,就像這部劇的舞台基調,陰暗、老舊,隨著劇情的發展,各個角色心中懷抱的希望也一個一個破滅。

 

Ω  Tanya+Max

 

某天大家都不在,俄羅斯也停電,從外頭寒冷天氣回來的Natasha,一進門就被Max嚇,Max拿著油燈照自己的臉裝鬼,喊著好無聊喔,要求Nataha講故事給他聽,Natasha說要講個公主故事,Max一開始還嫌棄,說自己又不是女生,不要聽公主故事,但Natasha說這個故事很不一樣,就講了個會吃人的公主的故事。(這到底什麼奇怪故事)

Max後來說他也想要出去玩,都被禁止出去。

電突然來了,才發現酒吧角落有酒鬼演員癱趴在桌上,Natasha不知道哪根筋不對勁,竟然異想天開要演員帶Max出去玩,演員一開始意願不高,Natasha還用酒誘惑,說回來會倒酒給演員喝,所以演員當然就願意帶Max出去溜達了。

出發前,NatashaMax圍了條厚厚的大圍巾,還在演員和Max已經出發後對著門外大喊著:「演員阿揪西,我們Max就拜託你了。」

 

不久,PepelSatine一群人急急忙忙衝進來,移開桌椅,把揹進來的Max平放在地上,Pepel搓著Max的手腳,但Max怎樣都沒反應,Pepel不敢置信,對Max做心臟按壓,喊著要他呼吸,卻回天乏術。

Max已經因為失溫過久而死了。

 

從外頭回來的Tanya一臉納悶,不知道大家站在那邊幹嘛,接著就看到躺在地上的Max

Tanya心痛地過去抱著Max,抖著聲音說:「媽媽……來了……」,唱起〈好好睡,我的寶貝〉(잘자라 아가),這對母子再也無緣相認。

PepelNatashaSatine等人也因為失去Max而痛苦著。



Ω  Pepel+Natasha+Vassilisa

 

Vassilisa曾來找過Pepel,說想回到兩人過去的日子,還給Pepel看自己背後的一大片瘀青,是伯爵下的手,她唱起曲調魅惑的〈殺了我丈夫〉( 남편을 죽여줘)慫恿Pepel殺了伯爵,但Pepel拒絕了。

Natasha剛好從外頭回來酒吧,Pepel就把Natasha推到Vassilisa面前,說自己已經有喜歡的人了,就是Natasha。然後Natasha就被Vassilisa賞巴掌了。

這邊真心覺得Natasha衰,也還沒接受Pepel,就莫名挨巴掌。

 

Pepel幾次對Natasha告白,都被Natasha顧左右而言他忽視了,可能因為Pepel素行不良,大家都說他愛說謊,讓Natasha不敢相信Pepel是真心的吧。

而在Max過世後,Pepel出去遠遊了一陣子,但最後發現自己的歸屬是有Natasha在的地方,所以他又回來了。

Pepel一回來就很直白地繼續告白,說自己想NatashaNatasha第一次聽到,先是顧左右而言他忽略,第二次聽到,因為正在喝水,她竟然就直接把水噴到Pepel臉上了!噴到Pepel臉上了!噴到Pepel臉上了!
(很震驚所以要說三次XD,演員好犧牲。)

 

Pepel說自己有見到海,問Natasha想不想看,Natasha傻氣喊好想,Pepel還故意再三確認說真的想看嗎,Natasha也好配合地喊真的好想看(完全就什麼鍋配什麼蓋這對傻瓜情侶XD)Pepel拿出一瓶裝著海水的酒瓶出來,放到Natasha耳邊,要Natasha聽聽海水聲。現場就真的播出海水聲和鳥聲了,超白癡XD

Pepel唱起了〈我的天堂〉(나의 천국)說自己繞了一圈回來,發現自己的天堂就是有Natasha在的地方。

最後Pepel使出殺手鐧(?)XD,說給Natasha三十分鐘考慮他的告白,然後就要先跑掉,Natasha吃驚地抓著他講了一些話,太震驚於被限時答覆告白(哪有人限時間的XD)Pepel還縮短時間改說十分鐘,最後又變成六分鐘,Natasha直覺性地討價還價說要十分鐘,Pepel說那九分鐘,接著跑走。

留著Natasha一個人在那邊又氣又羞,害羞自己說出十分鐘到底是什麼鬼,真是太閃了這對。XD

 

然而,在Pepel離開不久,Satine先跑進來,緊張地問Pepel在哪裏,要Pepel趕快離開。接著,伯爵抓著Vassilisa進來了,他發現Vassilisa身上戴著自己之前賞給Pepel的貴重項鍊,覺得他們倆有染,所以怒氣騰騰地來找Pepel算帳,打算殺了他。

但其實項鍊只是Vassilisa在唱〈殺了我丈夫〉( 남편을 죽여줘)的時候Pepel脖子上拿下來,Pepel也沒拒絕就任她拿走了這樣。

 

伯爵把Vassilisa甩到地上,拿刀抵著Natasha,逼問Pepel的下落。Natasha搖著頭說不知情。

 

然後,讓人頭皮發麻的恐怖時刻來臨了,就在伯爵拿刀抵著Natasha的時候,門外傳來愉悅地輕聲呼喚:「Natasha~~Natasha~~

Pepel拿著一小束花,擋住自己整個臉,緩緩走了進來,「十分鐘已經到了,我們Natasha想好了沒?」然後把花從自己眼前移開,以為這樣可以看到Natasha驚喜的表情。結果,他看到的是一片混亂。

(Pepel邊喊Natasha名字的時候,我邊在內心想你不要再喊了,看看現在什麼情況啊啊啊!)

 

其實這瞬間,我一度以為伯爵會殺掉Natasha,結果沒有,伯爵直接拿著刀衝去找Pepel算帳。(最可能的原因是伯爵根本不知道Pepel喜歡Natasha,不然人質都在手上了。)

兩人扭打著,Pepel幾度閃躲過伯爵手上的刀,最後Pepel在奪刀的過程中,失手殺了伯爵。

這段是Pepel正面面對觀眾席,伯爵背對,兩人因扭打而抱在一起,Pepel一臉被刺殺的震驚表情,結果倒下的是伯爵。

這段我一直在想,到底是飾演Pepel的小怪物崔佑赫的表情詮釋問題?但他明明就怪物新人,而且我不相信意外殺了人的表情他演不出來……

還是我對Pepel的表情理解有問題?但同行旅伴第一時間也是被騙,以為Pepel是被刺殺的那個。

還是導演故意要讓觀眾第一時間以為被殺的是Pepel,想玩弄一下觀眾?

這是個謎。@@

 

總之,伯爵死了。

Pepel不敢置信地一直要拖伯爵起來,因為遺體太沉重,還幾度跌倒。

就在他以為Natasha很有可能接受自己的時候,發生了這樣的意外。

伯爵怎麼都弄不醒,Pepel也放棄了要把他搖醒的行為,像是發了瘋似地,再度起身,拿起掉落在地上的花束,跨過伯爵遺體,走向Natasha,跪在地上要Natasha接受自己的心意。

好似以為這樣可以抹滅一切,以為這樣可以當作剛剛什麼事都沒發生,一切從他拿著花束走進來接續。

 

Natasha坐倒在地,對於眼前發生的一切,對於Pepel繼續拿著花束對著自己的行為,只能不斷地悲鳴啜泣著。

 

而目睹丈夫終於死了的Vassilisa,失控地笑了起來,她想要Pepel殺了自己丈夫的心願,竟意外地達成了。

然而,Pepel愛的終究不是自己,而是Natasha,她就只能這樣眼睜睜地看著Pepel發瘋地在這情況下對著Natasha示愛。

 

Vassilisa喃喃地說警察就快來了,而聽到警察二字的Satine,想要拉起Pepel,要他趕緊逃命去。

Pepel抵死不聽,仍舊跪在地上,只想著要Natasha接受自己。

Satine硬把Pepel拉起來,把他跟行李一起丟向門外。Pepel知道自己該逃命,但仍舊掛心著Natasha是否接受自己的心意。

看著Pepel就要離開,Natasha緊張地喊著Pepel的名字,終於伸手拿起在地上的花束,表示接受他的心意。

 

這時,還以為這兩個人會在一起,然而,Pepel還是離開了。

可能因為警察也快到了,而且Natasha其實也並沒有因為看到Pepel要離開了,而起身跟著他走,只是接受了他的花束。

 

本來很有可能會在一起的傻瓜情侶,因為一場過失致死案,永遠錯過了彼此。

Pepel繼續在外頭流浪,Natasha之後也離開了酒吧,但有寫信回來給演員阿揪西。

 


Ω   
Satine+演員:

 

曾是好友的Satine和演員,因為Max的過世,Satine對演員大打出手,對他很不諒解。

曾經熱鬧一時的酒吧,在歷經了Max過世、Pepel逃亡、Natasha離開之後,人越來越少了,只剩TanyaSatineNastyaJoff留著。

 

大家曾在酒吧裡一起歡唱起舞〈符拉迪沃斯托克之春〉(블라디보스톡의봄),如今景物依在,人事已非。

 

而到了劇末,Satine正在和Joff玩牌的時候,Nastya急急忙忙地跑了進來,說演員自殺了,一群人震驚地衝出去,只剩下Satine仍舊坐在椅子上,反覆洗著牌。

 

Tanya獨唱了兩句〈符拉迪沃斯托克之春〉,將窗戶關了起來。

光線再也照不進酒吧了。

 

Satine洗牌洗到最後,放開了手,牌散落一地。Satine渾身顫抖著。

 

 

四、音樂劇VS.原版舞台劇設定變更

 

音樂劇版的《在底層》,角色跟原版舞台劇劇本設定大不相同。

大幅更動設定這點,各有優缺吧。原版的角色關係還蠻亂的XDPepel跟人妻Vassilisa私通,但其實喜歡的是Vassilisa的妹妹Natasha,這是什麼鬼?XD

音樂劇版把角色純情化,PepelVassilisa在一起過,但已分手,Vassilisa也嫁給了伯爵(而不是原版舞台劇寫的店主Kostylyoff,店主變成Tanya),只是心中愛的依然是PepelNatasha是經人介紹來應徵工作的少女,也不是Vassilisa的妹妹。

 

原版舞台劇設定Pepel是小偷,但我看音樂劇版,覺得他不太像小偷,也沒有出現巧計偷物的橋段,這點要聽得懂韓文的人才知道了……我看只覺得Pepel是油腔滑調愛說謊的人,劇中也有好幾個人物在Pepel講完話之後對著他吼說他又說謊。

 

會說各有優缺,是我的私心XD,看到原版舞台劇的簡介,我本來頗期待小河安是河的心狠手辣Vassilisa的說XD,結果是受虐婦女T_T,設定也變動太大。

 


五、角色及演員


Ω    Pepel(페페르):崔佑赫(최우혁)


油腔滑調又調皮的
Pepel,截然不同的小怪物崔佑赫。

 

PepelMax假裝快閃到腰,然後把Max放到桌子上後,Max還生氣地哼他。

 

還有經典的裸上身橋段(),本來以為小怪物在《All Shook Up》都包好了,結果《在底層》還是不能免俗(?)地裸了一下上身。

是非常故意的手臂受傷要換藥,但單手換不好,所以裸著上身出來要Natasha幫他換的橋段XD,是不是超級故意!就不能乖乖去找SatineTanya換嗎?(阻礙他)

Natasha一看到裸上身,就直覺遮臉+尖叫,然後Pepel就故作無奈地拿起胸前的項鍊(就是伯爵送他的那條)遮住一邊,那另一邊怎麼辦?只好用兩根手指遮住了。遮好後問Natasha說這樣可以了吧?超瞎超幼稚。XDDDDDD

 

最讓我印象深刻的,是Pepel誤殺伯爵後,想扶伯爵起來卻失敗,一直跌倒這段。真的是狠狠地一直跌倒,不是做做樣子而已,跌到我都想說,真的一個不小心就會扭到腳耶超危險的@@,每天每場都要這樣跌,假日還要連跌兩場。

 

還有SatinePepel逃命這段,Satine是真的狠狠地把Pepel連人帶行李用力往外推,Pepel要是沒有掌握好用雙手抵住門口的時機,就會直接去撞門外的牆了。

 

這部除了被賞巴掌(好幾個角色都被賞巴掌,VassilisaNatashaPepel都被打過)、被用口水洗臉(Pepel獨享)、被拿硬物敲頭(PepelSatine多次被Tanya拿鐵盤敲頭)都來真的之外,被狠狠推開/推倒(Vassilisa、演員、Pepel)、一直跌倒(根本Pepel絕技了…)也都來真的。

 

劇場小,坐哪裏都近,無敵有臨場感,演員們又都演得超級逼真,根本來真的,這部讓我再度深刻地感受到,演員是在用生命演戲。

 

再說回小怪物飾演Pepel所唱的歌曲。

一向都很誠實的迷姐我必須說,〈我的天堂〉好聽,但沒有到讓我驚艷。這首的旋律起伏不大,從頭到尾都淡淡的。讓我印象最深刻的,反而是一開頭的〈在底層〉大合唱中,小怪物的獨唱段,沉重、蘊含力道,音符是直接震過來的。
我還是比較偏愛起伏大的澎湃歌曲,如果小怪物詮釋演員的〈我的名字是악토르 시베르치코프 쟈보르시스키〉,應該也會很棒吼!(光想就好開心XD)那首難度好高,曲調彎彎繞繞的。

小怪物的渾厚低沉嗓音最適合澎湃歌曲了,覺得他在這部沒有幾首歌可以唱非常可惜。

迷姐等著他下一部。

 

Ω   Natasha(나타샤):金智友(김지유)

 

第二次看金智友的劇。

第一次是去年的《莫札特!》(모차르트!),她飾演Mozart的姐姐Nannerl,印象深刻她越唱越爛,唱到快岔音…….知道她是《在底層》女主角的時候覺得非常擔憂……

還好這次她沒出這種狀況,唱得蠻穩的。

但可能因為角色設定關係,看完也不會很喜歡這角色。(旅伴都笑說我就是喜歡壞壞的角色XD,所以我喜歡Vassilisa)

 

Natasha是天使心的傻大姐,這點金智友很會,傻氣得可愛。

Pepel剛開始跟Natasha示好的時候,Natasha假裝沒聽到,裝忙掃地,一直用掃地的動作在攻擊他的腳,攻擊到Pepel躲來躲去最後忍不住跳上桌子。XDDD

 

但對於Natasha慫恿看起來就是不可靠的演員帶Max出去玩,間接導致Max失溫死掉這點,其實比起Satine的不能原諒演員,我覺得更不可原諒的是Natasha……

一點精神都沒有、滿腦子只有酒、頹倒在桌上的演員,到底是哪裏讓她覺得可以放心把小孩(而且還不是自己家的小孩)託付給他?如果真有心要帶Max出去玩,她自己帶啊!(不要拿她要顧店當藉口)(喔我認真了…)

所以我無法喜歡Natasha這個角色。

 

Ω  Vassilisa(바실리사):安是河(안시하)

 

我真的很期待原版舞台劇的Vassilisa設定的說,心狠手辣、放蕩不羈、欺凌房客、私通Pepel、虐待Natasha,本來以為音樂劇版會看到潑婦,結果是讓人心疼的受虐婦女哪。

 

很好奇VassilisaPepel怎麼在一起、又怎麼分開的,Vassilisa又是怎麼決定要嫁給伯爵,只是因為伯爵有錢嗎?
(聽不懂韓文,所以都不知道原因......T_T)

雖然她教唆Pepel殺自己丈夫這段(雖然沒成功,但最後還是意外達成目標了)真的有符合原著,但除此之外,看不太出她有哪裏心狠手辣(教唆殺人不算嗎←但她是家暴婦女!),反正我就是偏心心疼她。XD

真心覺得Vassilisa戲份好少好可惜,哪個導演快點把她扶正!

 

各首獨唱曲,最喜歡的就是Vsssilisa的〈殺了我丈夫〉( 남편을 죽여줘)

這首氣氛慵懶魅惑,好喜歡小河安是河的詮釋,小河Vassilisa邊唱邊在小怪物Pepel身上摸來撫去()(而且Pepel也沒拒絕!),想要誘使他聽自己的話,要他想想他倆在一起的日子,殺了伯爵,他們就能繼續在一起了。

在要加強說服語氣的唱段,小河的歌聲還會故意帶著沙啞。



六、謝幕

 

逼逼!!謝、幕、無、敵、犯、規!!!

也不過短短兩三個月沒去首爾,謝幕就變得這麼壞心了可以嘛!Q_Q

竟然連謝幕都在演,而且完全是讓人邊看邊鼻酸地在圓觀眾也在圓角色的夢哪。

 

演員都出場後,兩兩一組地演了一段圓夢小劇場,而後離場。

 

Ω   伯爵+Vassilisa

劇中都是伯爵吼Vassilisa,謝幕則變為Vassilisa模仿伯爵的語氣吼他,故意不理他插在腰上要讓她牽的手,逕自離去。伯爵乖乖跟著走。
終於看到潑婦了。
XD

 

Ω   Joff+Nastya

其實我對這兩個角色的印象超淺,所以怎麼謝幕我也忘了……反正他倆也很歡樂地一同離場了。

 

Ω   Tanya+Max

看著大家陸續走出大門,Max撒嬌地喊著:「啊啊啊,我也想去可以嗎?」

Tanya蹲下身子,張開雙臂,慈愛地回:「當然!」

Max撲進Tanya懷裡,喊了一聲:「媽媽~」

母子倆一同離場。

 

這段真的超級犯規,Max一喊媽媽我都快哭了……

劇中無法相認的母子,在謝幕終能圓夢。

 

Ω   演員+Satine

這對朋友就只是互喊對方名字,擁抱彼此,卻讓人依然覺得物是人非哪。

Satine最後顫抖著的身體真的讓人印象太深刻。

 

Ω   Pepel+Natasha

Natasha先喊了Pepel的名字,Pepel邊喊Natasha的名字邊把她抱起來轉,完全變成粉紅劇了果然是傻瓜情侶。XD

走到大門口時,Pepel停了下來,Natasha問:「不走嗎?」

「一會就來。」Pepel回。

Natasha伸出雙手手掌對著Pepel,語帶笑意地說:「十分鐘。」

然後先行離去。

 

Satine跑回來問Pepel說怎麼了,Pepel說:「就只是……」話語未竟。

SatinePepel一起走吧,Pepel答應,然後看了酒吧好久好久,眼神中有回憶、有不捨,輕輕啜泣了起來。而後,終究走出了這座底層。



七、舞台


46627_85032_4342 

舞台就是酒吧內部,暗橘紅磁磚,營造出老舊陰暗感。

雖然右方有出口(設定是走往房間的入口),但基本上演員都是由左方大門進出。左方大門出去就是外面的寒冷天氣。

左方內側除了一組桌椅外,牆上還有兩扇窗戶,微透著從外頭照進來的光線。

 

這部劇的劇情絕大多數都是在酒吧裡發生的。

雖然舞台上的布景變動不大,頂多就是搬離大桌子(Max失溫死掉那段),但觀劇時也不會因為布景沒什麼變動而看不懂現在演到哪。

應該就是因為,雖然布景沒什麼變動,但演員人數就小劇場而言算多,而且動作也都很多,劇情進展大致可以理解的關係吧。XD



八、結語

 

因為不懂韓文,又因為這部《在底層》是小劇場,不是花樣很多的大劇場(有各種布景、道具輔助),本來擔心是否會看不太懂,但其實已經比我原本預想的看得懂了,可以看懂七八分,是可以看到鼻酸的劇。

 

《在底層》意外地讓我覺得好看,讓人很能入戲,也讓人覺得悲傷。

五月在首爾總共看了三部音樂劇(……),回來後最常回想的竟然是這部,是部後勁很強的劇哪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daisyhayes 的頭像
daisyhayes

Daisy's Musical World

daisyhay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